我与弟弟的错位人生散文

我与弟弟的错位人生散文

  人如其名,亦即名如其人。 这种思想古来如此,即使是在社会飞速发展与文化大融合的今天这种思想依然存在。 在我们父辈的思想意识里这种思想就显得更加突出,甚至是根深蒂固的。   文武兼备,能文能武,自古就是育人与用人的一个考量标准。 这也使得很多父母在给子女取名时,有意或无意的将这种潜在的思想意识根植其中,以求自己的子女日后能够成为一个有用的人。 名字不过一个人的代号而也,话虽如此,就是这简单的代号中,却融注了父母对子女的殷殷期盼和舐犊情深的无限爱意。   我们兄弟二人,祖父给我取名卯林,弟弟取名文林。

“卯”即“铆”,铆、据新华字典解意,是为铆钉,机器上所需的零件,似有“凶器”之嫌,凶器者,武人之器也。

文林,文者,温文尔雅之意,是希望弟弟能够成为一个文雅有德之人。 当然这些都是我自度之意,想来这也是父辈们的初衷吧!  爷爷在世时常对我跟弟弟说:“家无读书子,官从何处来”。 这样的思想听起来似乎显得有点狭隘,其实这并非是狭隘,而是炎黄子孙脑海里固有的思想传统。

子曰:“学而优则仕”。

读书求学就应当入仕,入仕做官不是让你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而是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继往圣之绝学。 如此,读书入仕当是学子们的学习目标和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我和弟弟到了上学的年龄,尽管家庭经济比较拮据,父母亲还是让我和弟弟进校求学。 父母亲一辈子耕耘在田间地头,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学而优则仕,但他们知道再穷不能穷教育的道理。

用我父亲的话来说就是:“只要你们用心读书,老子就是砸锅卖铁当裤子也不会耽误你们读书的。 ”  祖父给我们取名时的用意,是希望弟弟能够在读书求学上能够有所建树,有朝一日也能够学而优则仕。

然而,在读书上我却显得比弟弟更加有“天赋”和兴趣,弟弟反倒不好学习,甚至有点厌学。 这从弟弟和我的名字中来说,似乎有点错位之嫌,说起弟弟读书,还有这样一件有趣的事儿,那是弟弟在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

学习本身是一个循循渐进,由浅入深的过程。 读完第一学期,按照教育之制度,自然要进入到第二学期的学习任务当中,这本是读书的必经阶段。 当弟弟进入第二学期的学习时,却提出了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问题。 弟弟说:“这学期的课本跟第一学期的完全不一样,让我如何读嘛!”听完弟弟的提问,我们不禁捧腹大笑,只当他童言无忌以后自然会好的,遗憾的是越往后,弟弟的厌学心态越来越强烈,至于学习成绩的好坏也就不言而喻了。   2008年的六月我参加高考,此时的弟弟已进入初中二年级的学习,虽说厌学心态不再是以往那么强烈,但由于长期的厌学心态成绩自然也就不会好到哪里去。 父母亲虽说有些失落,但还不至于失望或说绝望,毕竟我马上就要参加高考了,不敢说肯定,起码我还有进入大学进行继续深造的可能,这在父母亲失落的心理或许是最后的心灵慰藉。

  天有不测风云。

可恨的是我在这次高考中失败了,岂不说好点的大学,就连一个专科学校也没能考上。

这样的结果对父母亲而言无疑是一个重大的创伤,尽管如此父母亲却也没有绝望。

因为弟弟还在读,只要好好教育,细心开导,还是有希望的。

再说从我们的名字里来看这似乎命中注定的结果,弟弟注定该文,而我注定就该是一个“武”人。

高考的失败虽说有些沮丧,却又觉得在情理之中,因为父辈们最初的意愿就是这样的,再说跟弟弟错位了这么多年,或许是我们彼此应该反转的时候了。

  揣着一个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命中注定,我走上了打工的道路,既然我该是一个“武”人,我就该手提三尺剑,到外面的大千世界去闯荡出一片属于我这个“武”人的天地。 这样既不负父辈当年的意愿,也不辜负自己的七尺男儿之身。

  出门想要创出一片天地哪有那么容易,我带着简单的行李来到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杭州。

心想在这里闯荡天下应该容易得多,因为这是人间天堂,然,心中的人间天堂往往是人间地狱。 当我走下汽车的那一刻,我心里顿生一种从未有过的茫然,我的双脚像是被高人点了穴不能动弹,也不知道该向何处动弹。

  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却没有一张熟悉的面孔,身处江湖总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迫于生计,我开始寻找不同的工作,说得更确切一点就是能有一口饭吃就行,可是就是这小小的要求也充满太多的艰辛,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个话题:“你是什么文凭,有过类似的工作经历吗?”几经波折后我找到了一个教书的工作,这对我来说不仅仅是喜,而是喜忧参半,工作是找到了,可是要如何完成这个工作我就不知所措了。

教书,从我读书到现在都是在被别人教,还从来没有教过别人,于我而言这是一个全新的挑战。 但是,为了生活我也得好好抓住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带着喜忧参半的心绪,开始了我人生当中一年的执教生涯,在一年的教书生涯中有过无限的欢乐,却也是艰辛备尝。

历经江湖风雨,接受岁月洗礼,我这个命中注定的“武”人,却萌生了一个文人的理想。 因为教书,我发现自己在知识方面还有太多的欠缺,我想去弥补这个欠缺,不想它成为我终生的遗憾。

  那是2009年的春节,老妈打电话问我要不要回家过年,我说不来了,过段时间再说吧!新春佳节历来就是阖家团圆的日子,学校的老师都回家团圆去了,一时间校园里显得无比的冷清,一股浓浓的乡愁由心底油然而生,曾几次拿起电话给父母说,我想回家过年,我想回家。

出于内心的那份倔强,拨了无数次的号码最终还是没有拨出去。

09年的春节就这样淡淡的过去。   “卯林,你要回家来不?二毛(文林)管没有读书了,也管在贵阳学修车去了,你们该应(全部)都打工去了怕不行哦!”这已是2010年6月,听到弟弟已经没有读书的消息,除了无比的惋惜,自己心中的那个“文人”梦更加强烈。

和爸妈说了我内心的想法,他们都表示支持!  2010年9月,我再次走进了校园,这对我而言无疑一次重生,对这次机会我倍加珍惜,在读书的路上我也越走越远,而弟弟从此再以没有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