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小说完结版在线试读 第五章:阴谋(下)

《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小说完结版在线试读 第五章:阴谋(下)

《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小说完结版在线试读第五章:阴谋(下)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晚风吹行舟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这是玲子四百年来第一次离开爷爷的怀抱,独立闯荡在这世间,内心的喜悦溢于言表,心也激动的扑通扑通的跳。 她重重地握着兹九的手说:“姐姐,我也会保护你的”。 玲子大大的双眼写满了对未知事物的渴望,虽然瞳孔黑的...推荐指数:《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第五章:阴谋(下)免费试读这是玲子四百年来第一次离开爷爷的怀抱,独立闯荡在这世间,内心的喜悦溢于言表,心也激动的扑通扑通的跳。 她重重地握着兹九的手说:“姐姐,我也会保护你的”。 玲子大大的双眼写满了对未知事物的渴望,虽然瞳孔黑的像深不见底的井一样,但依旧散发着迷人的光彩。

一旁的殿业冷哼道:“姐妹情深是吧?别再本殿下这演,一会儿见到大型妖怪,可别大难临头各自飞,放心,我是不会救你们的”。

殿业,总是喜欢装着一幅自己是盖世英雄的模样,桀骜不驯,百年过去丝毫不见成熟。 兹九望着殿业那张自以为是的脸,不禁发出一阵冷笑。 觉得殿业真是可悲:“只有内心越焦躁不安的人,才会过激的贬低他人,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 还贵为狼族首领之子呢,看来狼族复兴也是无望了。

”兹九将视线挪到玲子脸上,对玲子轻声的说:“我们走吧,早去早回”玲子乖巧的点了点头,神态十分可爱,小声的说了声“恩”。 俩人便牵起小手,从殿业的身旁走过,一言不发。 “喂!你们什么意思啊,当本殿下为空气啊?”。

殿业愤怒的说,眼睛瞪得的如铜铃般,大的吓人。 “快走吧,傻站那干嘛呢?怎么,害怕的不敢动了么?”兹九不耐烦的说。 真是个拖油瓶啊!兹九在心里想,并且失望的摇了摇头。 哼~我可是狼族首领之子,怎么可能会怕;真是笑话。

说着便迅速的跑到玲子她们前面,用眼神示意,我可是最有勇气的人;老子天下无敌。

一旁的玲子很想出言制止他俩的对话,但觉得这样一路走来也颇有意思,便继续保持沉默。 被雾气笼罩的宝业森林,在月光下显得十分阴森恐怖,像一头杀人嗜血的古兽,当风吹过树梢时,犹如万鬼恸哭。 月光投影下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好像戏本里索命的黑白无常,紧紧跟随,时刻都有可能取走性命。 而这些玲子都看不到,她只能嗅到兹九和殿业的味道;熟悉而温暖。 在她心里,她只觉得这次只是一场冒险罢了,明天又会是新的一天,依旧开心,快乐。 但是,冒险总是带有风险的,年少无知的人总不会考虑太远。

这次,她失去了的……,失去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阴谋即将达成,真相即将浮现,好戏即将开场。

夜色更深了,雾气也越来越浓,天空原本挂了一个月牙,还散发着淡淡的银光,但不一会儿就被缓慢移动的乌云,遮住了最后一道银边。 黑,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立在枝头准备栖息的乌鸦,突然呷~呷~呷~的叫起来了,它们像极了黑夜中魔鬼的使者,正在欢唱着死亡的哀歌,庆祝即将开场的好戏。 “离森林中央很近了,宝业森林只是个入口罢了,我们要转动魔石才能进入。

大型野兽的庙会中,传说必须滴血而入,所以小妮子们,现在退缩还是来得及哟,别硬逞强,本殿下是不会嘲笑你们的。

”殿业冷嘲热讽的说道,话中夹枪带棒是他一贯的作风。

“狼崽子,你的废话能不能不要这么多?和我们一起修炼了百年,法力都不如你口中的小妮子,你怎么好意思说嘲笑二字的?”兹九霸气回应道,目光中带着轻蔑。 “你说什么呢?臭兔子?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在这把你弄死,等你的尸体腐烂了,都没人知道”殿业恶狠狠地说,并攥紧拳头准备朝兹九的脸打去。

“好啦,你们俩闹够了没有?等你们决斗完,庙会也结束了”。 玲子大声的喊道,眉毛紧皱,恶狠狠地瞪了殿业一脸。

从不轻易发火的玲子,在此时大声的叫喊了一声,着实震惊了正在吵架的兹九和殿业。

俩人异口同声的说:“都是他先开口的”。 然后恶狠狠地瞪着对方,恨不得一口吃了彼此。

“停,我闻到了,这里的妖气十分强大,我们到了么?”玲子激动地说着。 此处杂草从生,原本矮小的灌木林,在这里竟有半个人高;地下布满了青苔等喜阴植物,因常年潮湿,树木和泥土都散发着腐烂味儿,在浓密的灌木林后面,仿佛有个人正隐隐约约的跟在他们身后,披着夜色的外套,露出邪魅一笑。

“估计是到了,小瞎子你鼻子可真灵呀”殿业滑稽地说。

那语气让人听得让人牙痒痒,恨不得一拳锤爆他的头颅。 “你叫玲子什么?会不会说人话?不会的话,本姑娘今天就教你”说着便默念咒语,召唤捆兽绳;此时的捆兽绳已经是紫色的了,绳上面还有许多密密麻麻的刺。 兹九最讨厌别人说玲子是瞎子,这一项谁犯了都要得到惩罚。 “我……我不是有意的,你干嘛啊?想动粗是不是,本殿下可没那闲心陪你玩”殿业知道玲子是兹九心窝上的人,惹不得;所以此时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才好。

“拿起你的武器,可别说本姑娘虐菜鸟”兹九的怒火就像火山喷发似的,涌向四周。 “好啦,姐姐;我知道殿业不是有意的,你不要生气了嘛”。

玲子握着兹九的手,温柔的说。 “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他,这一路走来我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了,现在是他求死的行为,我岂能不满足他呢!”兹九神态就像一个发了疯的豹子,长长的獠牙,随时可以将人刺死。 “姐姐,在不进去我们回家就晚了呢!”玲子一把抱住准备进攻的兹九,使得怒气冲天的她平静了下来。

“就是嘛,在不进去我们回家就晚了”殿业嘟囔着嘴,小声的说。

玲子扭过头,恶狠狠地瞪了殿业一眼,那眼神仿佛都能吃人了。

“看你们磨磨蹭蹭的,让本殿下来帮你们吧!”说着便拔出锋利的刀子,往玲子的手臂划去。

“啊,好痛”玲子大叫了一声。

只见鲜血如同喷泉一般,从玲子洁白的手臂涌出。

肤色如雪的手臂,搭配上鲜红的血液,在这黑夜里显得格外诱人。 魔鬼在黑夜中,即将脱去外套,漏出锋利的獠牙;迷途的羔羊即将成为庆典的祭品。 殿业说着便拿起刀,往玲子的手臂划了一道口子。

小说《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第五章:阴谋(下)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