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伺候老板一样伺候自己美文

像伺候老板一样伺候自己美文

  前一阵子一个朋友出书,发了封面设计让我和另外一个朋友看,我们俩看完都不满意,就分别告诉了那个朋友我们的感受,朋友是一个老实又懂事的姑娘,想把设计改一改就行了。

我问,实在不行换个设计可好?朋友为难,说这个设计是朋友的朋友,半生不熟的关系,反倒难说。   我想了想,就又写信给她,让她换个角度来想,如果这不是她自己的书,而只是她的工作,是她要对别人负责的作品,她是否会很较真的让那位设计朋友改,甚至干脆换个设计?最后我说,你对自己要公平。   话不知道是不是听进去了,但是最后设计又重新做了两版,的确比原来好了很多。   今天出门办事的时候,我在大风里走着,一直想着这件事,是由于看了另外一个朋友写的年终总结,他说他做杂志的时候,执行力很强,现在自己出来做自己的网站了,反倒执行能力弱了。   我看完很感慨,因为我也有这样的毛病,有时候同样的一件事,比如说要求人,或者很麻烦,我就退缩了,但是如果这是工作的事,你有责任不得不做,我可能会咬咬牙就去做了,也不怕丢脸什么的,最后常常也办成了,而且还经常超水平发挥。

  相反如果是自己的事,没有规定,激励,或者不安,很多时候就怂了,算了。 花公司的钱,会担心被老总说太浪费,所以在外面可以斤斤计较地讲价,如果是花自己的钱,就怎么也抹不开面儿,可能多花几个钱也就算了。   另一方面,你跟老板没得商量,跟自己可以商量,找借口,打马虎眼的自己糊弄自己,所以就经常跟自己妥协。

而那些最后成功的人,我发现大多数都是自己就能拼命折腾,不需要别人去推动的人。

其实他们很多人论才能机会也未必都比你好,可是为什么人家就能成功呢?这个态度的差异,大概也很关键吧。   我发现我自己这个思维习惯后,觉得很有意思,我不大好说它是怎么形成的:一是我猜那大概是源于我的父母,他们是那种集体的事都是天大的事,自己的事都能克服的父母;二是我猜想中国人里我这样的可能也不在少数,因为从小受的是集体主义教育,所以对自我的认知、要求,总还是觉得是一件有点不好意思的事儿。

  比如我们经常听到,无论如何不能耽误工作,或者工作的事最重要之类的教育,比如我总看黄佟佟老师在微博上宣传自己的书,有些人就表示对她不满意。 我想这些人可能是因为那种传统的价值观,觉得凡是这种“我的”事,都是一个人的“私心”,就应该藏着掖着,不好意思跟别人提才对,所以他们一看到别人坦坦荡荡的宣传自己,就觉得颇不顺眼。

  我猜想,这大概是因为他们可能对自己也不是很公平,因此觉得别人也应该这样。 可是别人没有这样做,所以他们看到后不是取消关注了事,而是感到很生气。

  正是这种氛围,一代一代的教育着孩子长大,慢慢地形成了一种对待自我,反倒是不那么公平的态度,就像我之前提到的那个朋友。

我有一种感觉,如果那只是她的一份工作,她会公事公办,绝不至于感到为难的。 要知道,当年她可是曾经为了一篇稿子揪着我改三遍,改到我抓狂,到她满意为止的认真的人啊。   虽然不至于只顾自己,不顾工作不顾及别人,但至少换个角度,应该是就事论事,该怎样就怎样,对别人都能好,都能认真负责不怕麻烦,对自己的事起码也应该这样。

但这么长时间,我竟然对自己如此的不公平,并没有拿出全力来理直气壮地追求自我,这个发现也让我非常吃惊,如果你自己都拿自己当后娘养的,你又怎么能怪别人呢?我把我的发现翻来覆去地想了几遍后,彻彻底底下了一个决心。 从今以后,我要把自己的事当成公事来办,用工作的劲头和态度去办自己的事,对自己要公平,要像伺候老板一样伺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