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商女:王爷硬核宠妃

锦绣商女:王爷硬核宠妃

正文第三章不接受富人欠款[更新时间]2019-06-1910:01:35[字数]2116郑伯闻言神色有几分尴尬地看向傅纨兮,傅纨兮知道郑伯是顾虑自己在场。

    “郑伯没事的你去忙吧,我随便转转就好了。

”    傅纨兮善解人意,语毕就带着翠荷向作坊走去。     见郑伯好久都没有回来,傅纨兮决定去店里看看是否是遇上了什么麻烦事。

    “子琛这匹布真漂亮,用来做衣裙怎么样?”    “好看,你穿什么都好看。

”    熟悉的名字与熟悉的声音令傅纨兮断定那就是何子琛和紫蝶,他们为难郑伯了吗?    思及此,傅纨兮提起裙摆跑到店内,入眼的一幕刺痛了她的内心。

何子琛正搂着紫蝶的纤腰满目柔情地笑着,紫蝶就这么依偎在何子钦的怀里满脸的幸福。     强忍住想要将眼前之人赶出去的冲动,傅纨兮走上前道:“郑伯怎么了?是咱们的步出了什么问题吗?”    听到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何子琛转首便看到傅纨兮,一股嫌恶便涌上心头:“你来这干什么?身为本少爷的未婚妻随便抛头露面成何体统!这傅庄的布匹可不便宜。 ”    言下之意就是你这个穷酸丫头来着做什么,这里的布匹你是买不起的。     “哦,何少爷还知道纨兮是你的未婚妻啊?那何少爷怀里的姑娘怎么解释?”    傅纨兮决定开始反击,美眸定定地看着何子琛,何子琛放开紫蝶来到傅纨兮旁边,神色阴鸷地看着傅纨兮,傅纨兮毫不畏惧对上他的视线。

    “本少爷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轮得到你指手划脚?别说我们还没有成亲,就算我们成亲了本少爷想怎样也不是你能管的!”    何子琛阴沉着脸,傅纨兮淡淡一笑,何子琛看傅纨兮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脸色越发冰冷,连声音都冰冷彻骨。

    “你们傅庄这么大的布庄怎么容得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胡闹?”    紫蝶皱着眉冲着郑伯说道,郑伯扫视一眼内心一阵嫌恶,这个狐狸精勾引了他家小姐的未婚夫还在这里趾高气扬,简直是没教养。     “这位小姐……”    郑伯话未说完就被翠荷打断:“哪来的骚狐狸,怎么傅庄连畜生都能进?真是太臭了,我要被熏死了。

”    翠荷边说还边用手在鼻尖轻轻煽动,似乎这空气之中真的有臭味,店内的伙计看着这一副场景纷纷憋住笑意。     “你……”    紫蝶受到侮辱一时气不过抬起手就朝着翠荷脸庞而去,傅纨兮手疾眼快抓住即将落在翠荷脸上的手掌。

随后傅纨兮将紫蝶的手一甩,美眸一瞪:“傅庄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我的人也不是你能欺负的。

”    “忘了告诉你,这傅庄就是我的,你说我买不买得起这里的布匹?”    傅纨兮最看不惯紫蝶这幅狗仗人势的模样,抢了别人未婚夫还好意思到处炫耀。

    “把刚刚我们看的所有布匹都装起来送到何府。

”    何子琛紧盯着傅纨兮,若是眼神可以杀人只怕此时傅纨兮已经死了不止上百次了。

    “何少爷您好,一共是两千三百两银子。 ”    郑伯噼里啪啦打得算盘作响,说出的数字令何子琛目瞪口呆。     “这点破布两千三百两银子?你讹我呢!”    紫蝶也一脸难以置信,傅纨兮坐下喝了口清茶,玩味地看着紫蝶。

    “紫蝶姑娘若是觉得我们讹你你大可以不买,没人逼你一定要傅庄的布匹。

”    傅纨兮晃着手里的茶杯,看着碧澄的茶水不停拍打杯缘。 紫蝶看向何子琛,似乎是在询问到底买不买,何子琛神色尴尬,在自己心爱女人面前失了颜面是男人最不能忍受的事。 虽然很贵,但何子琛还是咬牙点头买下来。     “你们给何少爷送布匹时记得把银子带回来,我们傅庄只接受贫困人家拖欠银两,富贵人家一律不接受拖欠银两,若是何少爷拿不出那么多银两那就把布匹在拉回来。

”    郑伯仔细交代着伙计,翠荷一脸的高兴,傅纨兮虽然内心雀跃表情却毫无波澜,毕竟婚事还不知晓是成是败,她也不好与紫蝶何子琛二人撕破了脸。     何子琛脸色犹如吞了苍蝇般难看:“你们傅庄就是这么做生意的?也不怕倒闭了?”    “何二少爷多虑了,多你这笔生意不多,少你这笔生意不少。

我们傅庄布匹物美价廉,质量上等,至于会不会倒闭就不劳你费心了。 ”    傅纨兮淡淡看着何子琛,虽然她很爱眼前的男人,但她也是有原则的,她不会为了任何人打破自己的原则。

欺负她的人无论是谁都得付出代价,包括她最爱的人若是欺负了她身边之人她也会让其付出相应的代价。     何子琛阴沉着脸拉着紫蝶的手臂走出了傅庄,他看得出紫蝶很喜欢里面的布匹,但这么高的要价确实超出了他所能承受的范围。 但为了保存颜面,他还是咬牙买了下来,只要能博美人一笑花点钱又有什么关系?    傅纨兮怎么会不知道郑伯多收了何子琛两百两银子,只不过她没有说破而已,对于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富家公子宰他一笔又何妨?    何府。     “你这个逆子!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你居然为了她花费了这么多银两,你可知道这三年以来你哥哥经营酒庄多不容易?你到好,两千多两银子就这么给出去了?”    何老夫人气急败坏,倒不是因为她小气,只是何家老祖宗就崇善勤俭节约,这种家风一直被延续下来。 何子琛站在何老夫人面前不语,何子钦上前一步:“娘您别生气了,这事我来处理,是弟弟莽撞了。 ”    何子钦替何子琛付清了两千三百两银子,同时对这个弟弟有些看不太明白,好好的大家闺秀未婚妻不要为何要找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若不是他拉着新婚妻子,就在刚刚赵清蓉就要冲上去揍何子琛一顿了。

    “大哥谢谢你出手相救,日后弟弟一定会把这些银两悉数还给你。

”    何子琛知道这些银两是何子钦动用了酒庄的银库,这些年大哥管理酒庄不易,虽然他再怎么混蛋但他的良心依旧未泯灭。

    赵清蓉斜睨着何子琛,这个负心汉明明家里有未婚妻还出去外面沾花惹草。 当然,赵清蓉也看不惯紫蝶,明明知道人家有未婚妻还缠着人家,这活脱脱就是一白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