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齐宰相:我就是个奇葩

北齐宰相:我就是个奇葩

北齐宰相祖珽才华横溢,在文学、音乐、画画、占卜、医术、美食、军事等诸多方面都有着很深的造诣,但他各种行为却显得鹤立鸡群。

平日里,祖珽总是骑着一匹掉了牙且毛色不纯的老马去泡老妞,还经常逛妓院,而且向来是一掷千金。

所以他常常是上午收了人家许多好处,转身就到风月场所挥霍一空。

然而这些对祖珽来说,只是小菜一碟,就算是良家妇女,甚至皇亲贵妇,他也照样能骗到手。 有一次,祖珽请朋友到家里开Party。

其间,祖珽竟然提出让参军元景献的老婆自愿地陪大家睡觉。

元景献的老婆可不是一般人,她的母亲是魏孝帝的姑姑。

除了好色,祖珽还喜欢偷盗。 有一次,有人向太原公高洋出售一套珍贵书籍。

高洋可能是嫌价格太高,或者是存心逗那卖书的,找来祖珽,让他找人在24小时内把书抄完,再把书还给人家。 谁知抄完后,祖珽贼瘾大发,从中偷了几卷,然后拿去当掉,接着便上了赌馆。

少了几卷,卖书的哪里肯干?这样一来,倒弄得高洋尴尬不已,下令狠打了祖珽40大杖。

而接下来的这件事,则只能用龌龊来形容了。

东魏武定七年(549年),丞相高澄召集陈元康等人研究如何让魏孝静帝主动禅位的事,没想到上菜的厨师突然发难,拔刀刺向高澄,结果一刀刺中了坐在高澄附近的陈元康。

陈元康临死前对好友祖珽说:我在祖喜那里存有27锭黄金,麻烦你把这事转告我的家人。

谁知祖珽却把朋友的临终托付当成了发财的捷径,他先是私下找到祖喜,连哄带骗地把其中25锭黄金收入了自己的腰包,另外两锭就大方地送给了祖喜作为封口费。 之后,祖珽又怀着悲痛欲绝的心情来到陈元康家,不知用了什么借口,居然把人家家里的数千卷书籍全给骗走。

后来,陈元康的两个弟弟从祖喜那里得知此事后大为光火,便将这事报告给了吏部尚书杨愔。 尽管杨愔对祖珽的行为很反感,但因为看重他的才华,便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因为有这些毛病,高洋每次见祖珽都会喊贼来了。

祖珽虽然心里抵触,但又无可奈何,只能等待机会。

高湛上台后,接连杀掉好几个侄儿,其中也包括高洋的儿子。

祖珽知道,高湛之所以这么做,皆因高洋在位时对弟弟们非打即骂,想杀就杀,于是对高湛说:陛下,显祖文宣帝(高洋)的谥号不妥。

文宣帝性情粗暴,怎么能称文?又没有开创基业,怎么能称祖?高湛一听,觉得非常有道理,问他有啥建议。 祖珽假装思考一番后说:臣认为,改为威宗景烈皇帝最为恰当。 表面上看是在称赞高洋,其实是将高洋贬得一文不值。

高湛马上准奏。 就这样,祖珽凭着文人独有的方式,狠狠地报了当初高洋开口闭口喊他贼来了之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