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明作品里的中新元素

刘明作品里的中新元素

刘明采访《幸福在哪里》词作者戴富荣。   显然,刘明希望用标点符号作为“金钉子”,将他的短句锤炼成一个个金句。   但短言短句毕竟只是表象的东西,文章之所以得以传颂,关键还是一个“情”字。 无情或是虚情假意,再华丽的词藻,再优雅的短句,都不会被接受、被传播,这也是中新风格始终强调的一个重要特点。

  刘明深知其理,并把情感要素置于作品的第一位置。

无论是《父亲的山寨》、《纪念沈从文先生去世三十年》这样的系列大章,还是《萧征龙这四十年》、《小孩子不再盼过年》这样的随笔小品,他都把情感置于文章的中心,笔随情走,情随文移,让人感动,让人唏嘘。

  文以存史。 文章不能无病呻吟,必须要有故事并讲好故事。 偶然性与必然性结合的事物,多少都有点故事。

《父亲的山寨》中关于“毛狗子”这二篇,分别写的是“毛狗子”因家贫、成绩差和外面诱惑太大而导致其辍学;后在众人的帮助、劝导下又回到学校的故事。 由于故事情节十分简单,一般的人写起来会觉得十分困难,应该都会放弃写作。 但刘明把自己以及其他湘西人求学的故事穿插进去,不仅使本无故事的事情变得故事了起来,还使文章变得拉家常般轻松,可观可读。   中新社的作品主要是新闻,所谓中新风格也是对新闻作品而言。

刘明的作品大多为散文与随笔,与新闻作品毕竟不是一回事。 但纵观刘明作品十多年来的发展与变化,个人感觉最深的确实是其文风的变化。 我以为这就是其曾经在中新社的历练经历。 但愿这不是我的自作多情。

【编辑: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