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封冻不了一个虚拟的春天

我封冻不了一个虚拟的春天

  我封冻不了一个虚拟的春天  如同封冻不了我的爱  樱花的笑脸比不上玫瑰花的美  罂粟花的毒时不时都在侵蚀我  我无法摒弃掉这一切  如同酒精麻醉了我爱的神经  抗拒不了那醉酒的机会  那内心斑斓的枯井  掩盖不了那长猿般的呼嚎  我被身后黑色的栅栏刮得支离破碎  那些不相干的游离也在歇斯底里的上演  就象剧目在戏曲中排练  我成了你瓜分爱的主角  所有覆盖的部分都被你掀开  那些裸露黯哑的美在次第而生  你在敏感细节中找到烂漫  象春天的麦场上出现生机的景象  你看见高低的风声在我梦里游离  象扯着梦的风筝飘渺在我烂漫的晴空上  鸽子在麦场上捡拾麦粒和稻谷  那美丽的麦垛象塔尖似的裸立在你的眼前  那些错落有致的屋顶在你的构思里媲美  我那充血的思念在一环扣一环  缓慢的草坡里出现烂漫的景象  就象玫瑰花开在中央  那香味袅袅醉透了我的慌乱  那漫洇的草味香和玫瑰花香  在我的梦里相互比拼  我的视线象垂落的帷  收揽住那美丽景色的美  象此时手中扑落的简单素描  在美丽风雨正浓时翻卷  如同隐藏在黑暗里的火  燃烧着那歇斯底里的贪婪  我在这裸露的夜里  时不时的将心取出  放在你的平面板上  那些感情的碎片象凋零的黑色花朵  在我的梦里飞转  那靠不近的心灵花瓣  象温柔的伤痛时不时在切割我的心  在疼痛暗淡的纹络里  我看到自己流出的血  那深秋里的春比相思还洁净  虚拟在时不时的发生  就象蜻蜓在水中牵起一道彩色的红影  疾驰在我梦的眼前晃动  那些幻觉的深处  潜藏着你美丽的影踪  我象在深秋的春里  看到美丽的你在我的梦里洗浴  亭亭玉立从春的水里浮出  激醒我深秋里沉睡的身影  我的爱在栩栩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