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回忆录(二)

我的大学回忆录(二)

  (一)高考遗梦    我2010年以复读生的身份参加高考。 高考前两个月,我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严重的失眠,这是2009年高考前也出现过的情况,可是好像并没有那年的严重。

我总是每天十点四十五从教室回到宿舍,然后洗漱后躺在床上回忆当天的学习的得与失。

高考临近的压力将我的脑子“压得”整日胡思乱想的,总担心自己再出现高考失利将怎么办!后来就出现了重感冒,我不知道有多严重,只是感觉自己的脑子记不住自己正在干什么。

    2012年6月,我就在失眠两个月、重感冒两周、精神压力无限大的情况下走进了考场。

结果可想而知,估分时我根本想不起来我是怎么答题的,我甚至想不起来我是怎样走进考场、怎样在几近晕倒的情况下将试卷填上我的名字与答案……    而后,就是长达两个多月的情绪低沉后我得知我考了511分,当年河南省的二本线是500分。

我在全校的成绩排名退后了近五百名,成了校里的第553名。 班主任给我打过很多次电话,我知道老师希望我去查一下成绩。

可是我没有一次有勇气去接,我怕听到老师的声音、怕我会忍不住哭出来,我是学理科的男生,曾经总会为了一个意见分歧的问题跟老师探讨很久,一致到后来老师用无奈的眼神看着我说:“先让我回去吧,我下午还有课,要回去吃饭了……要不,你也跟我回俺家吃饭吧。

我怕家里人担心……”我不知道那次为什么突然在老师面前羞涩了。

我感觉到好笑,可是眼眶很快的就湿润了。     两次高考,我都没有领我的成绩单,我懂得让老师失望是一件很不爽的事。

心中的疙疙瘩瘩可能会在某一天被解开,但是,我知道那是需要时间的,因此我选择了逃避。     逃避可能是我唯一的选择。

然而,我总要面对现实给我的一切,我默默的接受了。 2012年7月,我在家人一遍一遍的劝说下终于填报了志愿。 8月初,我接到了本省一个“不入流”的二本院校的录取通知书,拿到通知书的那一刹那,我突然意识到了我的人生可能就要背负着这个学校而在同学、朋友面前抬不起头。     我拿着通知书在母亲面前晃了晃然后笑着跟母亲说:“妈,我被录取了。 哈哈。 ”我努力使自己笑得开心、自然,以使母亲看到我已经走出高考的阴影。

母亲看到我被学校录取,也很高兴。 我知道,母亲并不是不知道学校的好坏,她是看自己的儿子笑的很开心而跟自己儿子而笑的。 我突然懂得了什么是母爱,那可能就是一种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只要自己的儿子开心自己就跟着开心,这可能是每一个母亲都会做、都愿意做的事吧。     母亲将上大学要用的物品都给我筹备齐全后又将两张银行卡放在我的床头,我拿起看了看一张是“金燕卡”另一张是通知书里带的那张建设银行的。 母亲说:“乖,咱省内用农村信用社的比较好。

我让你爸给你办了张金燕卡,这是一卡通,河南省内存、取、转账都不收手续费。 你那个建行的卡你爸也把学费打进了,里面除了学费什么都没有。

平时用钱都用这个卡……”母亲一边说一边拿起那张黄色的金燕卡在我面前晃了晃。 “俺爸存多少钱啊?”我笑着问母亲。 “够你花,我还让你爸给你多存了了两千块钱。 ”母亲看着我笑着,但是这次笑的好像有些神秘。 我好奇的问:“为啥多存两千呢?”母亲听了后就笑着说:“那钱可不是让你花的!”“啊!”我更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那是我给你让你给你女朋友买东西用的……”“啊!”我突然感觉自己的父母实在是太可爱了。     录取我的那个学校的开学时间好像比同学的晚好多,每次在村里闲逛被村里长辈看见都会问:“没考上啊?咋还在家呆着呢?还准备复读吗?”被他们狂轰滥炸似的提问后,我只是简单的笑笑,我不想跟他们争辩。

让他们知道我上了个省内的二本,还不如让他们说我没考上呢,即使本村的小伙伴考上大专都被全村人夸成祖坟冒了青烟出了个文曲星。

我这样在村里晃荡到了8月18,那天我要带着行李去学校报到了。 村里的大伯看着我背着背包像是要外出的样子,就说:“诶,这就对了,考不上咱在考一次嘛。 不能轻易放弃,这孩子从小都聪明,多复读几年肯定能考个不错的学校……实在不行了就回老家,我叫你一门手艺。

”    我父亲是中学教师,也是我们县的教育名师。

在学校教了近三十五年的学,可以说是在我们那德高望重。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没有骂过人,没有跟别人红过脸。 听到那个邻居的话,我父亲突然很生气的说:“你会说人话吗?我儿子这是复读吗?你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吗?吃人饭不说人话。 ”    我看父亲生气了就说:“大伯,我早就被录取了,只是还没开学,这两天要去报到的。 ”    邻居大伯听到后,马上改口说:“哦……哦,我就说嘛,你这孩子从小聪明肯定有出息,看看考上大学了吧……是大专?”    “普通的二本。

”我笑着说    “哦……哦,二本,是吧。

看看……我就说,这孩子聪明……”邻居大伯一边指着我一边跟站在路口的几个邻居说着。

    父亲没有停步一直走着,我跟邻居大伯说几句话后就落后了好多,就快走几步赶上了我的父母。

    母亲说:“他是个浑人,别理他。

他的孩子都没有成才,看见你的两个姐姐都考上了重点大学他眼气得慌,这次本来想借机会羞辱一下咱们也可以使自己心里舒服点儿的。

”    行走着,感觉我能隐隐听到父亲的喘气声,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生气还是走路累得慌。 就说:“爸爸,当年他好像跟你也是同班同学吧。 ”    父亲嗯了一声,说:“我们一直是同学,79年我高考考上大学后,他又高考了三年最后什么也没考上,我大学毕业那年他正好回家结婚。 他心里有阴影,光希望别人不如自己而自己比谁都厉害,但是到后来才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是。

”    我突然感觉自己上大学挺值得,那个与我父亲“比”了半辈子的大伯,什么也比不过我父亲。

因为邻居大伯的三个孩子没有一个成功完成学业,并且有一个孩子还存在精神问题。 我第一次感觉到拿到那个二本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