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耿车镇:环境一改面貌新 心境一换笑声来

宿迁耿车镇:环境一改面貌新 心境一换笑声来

大众村一家家具厂里,老板的母亲带头干活王新年摄前后66天,清掉积压了30多年的废塑垃圾邱永信66岁了,还是闲不住。 他在村里的家具厂每天早晚开9个小时,儿子管网上销售,儿媳管厂子生产,他盯守全盘查缺补漏,年产值2000多万元。

别看他一副农民装扮,却总是得风气之先,敢踢头一脚。

“在耿车,做塑料生意我是头一户,改做家具我还是头一户。

”他说。

耿车从前属于黄泛区,邱永信是从穷光景里走过来的。 上世纪80年代初,不断有浙江人过来收塑料,拉回去做成成品卖。 听说这个行当赚钱,时任耿车乡党委书记徐守存带人去考察,回来就动员向人家学习。

当年30出头的邱永信率先响应“破烂堆里扒黄金”,那年头万元户都少见,他一年挣五六万,迅速发家致富,随后跟随者众。

当地由此摸索出一条“乡办、村办、户办、联户办四轮驱动,集体经济和个体经济双轨并进”的路子,社会学家费孝通两次调研,认为这是苏北加快发展的有效途径,“耿车模式”红极一时。 然而时间一长,问题就来了。 进入新世纪以来,这里形成了以耿车为中心、遍及100平方公里的废旧塑料集散地,塑料经分拣、破碎、造粒,塑料颗粒卖到了外地,废料污染却留在了本土上。 “那时候光顾赚钱,不讲环境。

”邱永信说,河里树上电线杆上垃圾随处可见,床上桌上衣服上到处沾的是塑料末,“乡村干部去上级开会,人家都说带着一身的塑料味儿。

”转产势在必行。 2008年金融危机,邱永信30多万货款收不回来,加上再生颗粒降价,已经认识到旧产业难以持续的他接受村支部引导,带头试水家具电商。

他起初做的是电脑桌,成本大约100元,做好网上卖到280-300元,利润颇丰。 同村人陆续跟进,但全镇数千家经营户还在靠惯性继续维持着旧塑料粗加工。 环境承载的压力已经让人等不及了:空气、土壤、地表水、地下水污染全面告急!2015年6月,徐光良带着两大任务履新耿车镇党委书记,“一是把环境治理好,二是把电商发展好。 ”当年底,宿迁市委书记魏国强、市长王天琦双双来到耿车,就加快推进废旧塑料加工行业综合整治现场会办。 整治开始了。

“房前屋后,田间地头,沟渠河塘,积压了30多年的废塑垃圾,100多辆自卸车天天拉,光运费就产生400多万。

”徐光良报出一连串数据:前后66天,镇上3471户经营户全面停产清理,59个交易货场全部取缔,清理违法用地995亩,拆除违法建筑万平方米,整治沟渠河塘120个。

这一“仗”打下来,他最感欣慰的是整治得到多数经营户的理解配合,没有因此发生一起群众上访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