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时代学术期刊的社会评价

新媒体时代学术期刊的社会评价

内容摘要:关键词:学术期刊评价;社会评价;替代计量学;学术社交媒体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随着新媒体的发展,运用大数据技术反馈社会大众对学术成果和学术期刊的意见,在学术期刊评价过程中强调社会影响力尤为重要。

运用替代计量学成果,统计学术成果在国内学术社交媒体中的影响力,以此作为单篇论文的社会评价意见,分析比较社会公众对国内学术期刊的评价已经具有可行性。

要在巩固学术共同体核心地位的同时扩大学术成果的受众范围,加大科普指标和智库指标的权重。 学术期刊评价应深入挖掘榜单背后数据的价值,探索针对不同受众、关注创新性的学术期刊评价服务,加快建立中国特色学术期刊评价体系。   关键词:学术期刊评价;社会评价;替代计量学;学术社交媒体  标题注释:本文系2017年度江苏省期刊协会资助课题“新媒体与大数据时代的学术期刊评价研究”(2017JSQKA07),2017年度江苏省期刊协会立项课题“大数据背景下学术期刊知识服务品牌研究”(2017JSQKB14)的研究成果。

  一、学术传播载体与学术期刊评价的协同演进  学术期刊评价不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而是与统计水平、学术期刊发展状况、学术传播媒介演变密切相关。

1948年,布拉福德提出“文献分散规律”,文献计量学研究进而提出了“核心期刊”的概念。 当学术传播的载体由纸质期刊转变为电子期刊数据库之后,技术的进步不仅细化了统计指标,统计工作也更加便捷,被索量、被摘量、被引量、他引量、被摘率、影响因子、基金论文比、Web下载量……这些量化指标成为学术期刊评价的利器,学术期刊评价结果也更加客观全面。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各研究机构对中文学术期刊开展了多年的研究与遴选,知名的学术期刊评价体系主要有:北京大学图书馆的《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心的《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的《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等等[1]。 除了这些官方学术机构推出的评价体系,目前我国还有一些非官方、非主流的学术期刊评价体系。   当前,纸刊和数据库已经不再垄断学术成果传播,微信、微博、学术社交平台等新媒体的作用日益明显。

开放存取电子期刊、学术社交媒体不断涌现,学术成果的传播渠道日益拓展。 随着传播渠道的变化,学术成果的受众群体不再仅仅是学术共同体成员,学术成果通过各种平台向全社会开放,因此,学术成果的范式也有所变化。

纸刊和数据库中的论文格式、行文风格不能照搬到新的学术传播渠道中,为了吸引更多的受众,各种学术传播新媒体对论文既“做加法”又“做减法”,增加图片、视频乃至研究讨论过程等论文附加资料,删减晦涩的术语,以平易近人的方式传播学术创新观点。 目前,我国主流学术传播媒介仍是纸刊以及以此为基础的数据库,但是面对学术传播渠道的大变革,学术期刊和学术期刊评价都应当未雨绸缪,主动思考未来的发展方向。   二、评价目的、评价主体决定学术期刊评价指标  要开展学术期刊评价,必须先回答三个问题:为何评价(即为谁评价)?谁来评价?怎么评价?前两个问题的答案是第三个问题的基础,只有明确了评价目的和评价主体,才能确定具体的评价标准。

  早期,遴选“核心期刊”的评价主体是图书馆和文献情报部门,评价目的在于优化馆藏,了解读者的阅读倾向,测定检索工具等,因此,评价标准是学术期刊的信息密度,这样,文献情报部门就可以利用有限的资金获取最有价值的情报源。

目前,我国开展学术期刊评价的主体大致可以分为两类:各级政府部门和依托于高校、科研院所的第三方评价机构。

政府部门肩负管理职责,对各类期刊(包括学术期刊)进行审核,开展各种评优评奖活动,推动优胜劣汰,促进我国文化出版事业的发展。 依托于高校、科研院所的第三方评价机构专注于学术期刊评价,评价目的主要有三个方面:推动学术研究,挖掘学科新的生长点,展示实现知识创新途径;优化科研管理,为制定科学研究发展规划和科研政策提供决策参考;促进学术期刊发展,为栏目设置、组稿选题等提供定量依据。

总而言之,目前我国学术期刊评价的服务对象是学术共同体,学术期刊评价从文献计量学的角度评价期刊的文献分布和内容特色逐渐演变为评价期刊的学术地位和学者的学术水平[2]。

既然解决了“为何评价(为谁评价)”这个问题,并愿意承认评价主体的权威性,那么关于学术期刊评价,我国学者的研究焦点主要集中在“怎么评价”上,即优化评价指标、提高评价结果的科学性等,成果丰硕,无需多言。

为了获得更好的评价结果,办刊人不断调整办刊思路,以顺应学术期刊评价的要求,促进学术期刊的自我发展。

  当前,新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尽管学术期刊依然是主流和基础性的学术成果传播载体,但是学术成果传播方式日益多样化、多元化,受众也不再局限于高校、科研院所等象牙塔之中,公众对于研究前沿的兴趣日渐提高,各行各业对学术性内容的需求不断增加。

在这种形势下,学术期刊必须有所改变,学术期刊评价也应当回到原点,重新思考“为何评价(为谁评价)”这一问题,不断修正评价目的,调整评价指标。

  此外,对评价机构而言,大数据技术的发展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收集、传输、存储、处理和分析期刊自身的数据、期刊用户的数据将变得更加快捷,通过对这些数据的加工可以实现数据的增值,提高准确性,深化期刊评价的作用。

同时,期刊数据收集和质量评价的过程将会变得更为公开透明,有可能影响评价机构的控制力与影响力[3],“谁来评价”或许将有新的选项。 因此,学术期刊评价应当与时俱进,确定更合适的评价标准,才能更好地回答“怎么评价”这个问题。 学术期刊评价机构应当引导学术期刊面向更广泛的受众,扩大学术成果的社会影响力,同时积极利用大数据技术,优化评价结果,使学术期刊和学术期刊评价结果都能在新时期发挥更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