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马读诗】马慧聪、大连点点的诗 作文清明节

【瘦马读诗】马慧聪、大连点点的诗 作文清明节

诗人简介:马慧聪,诗人。

1984年生,陕西神木人。 2000年提出绿色文学理念,2003年加入陕西省作家协会。 中国作协会员,陕西省作协理事、青年文学委员会副主任,陕西省青联委员,陕西省百优人才。

出版诗集《人模树样》《渴望》《守候》等。 荣获全国十大80后作家主编、徐志摩诗歌奖、中国青年诗人奖、陕西青年五四奖章、草原文学奖等荣誉。 参加第八次全国青创会、第33届青春诗会。

现为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长,《延河》下半月刊执行主编。

花油菜花又要盛开我认为它们不是要给春天一个交待,而是想给菜根一个交待还有梨花杏花打碗碗花包括这尘世间的无尽繁华都说男人四十一朵花最多再有五年我也会开花给母亲一个交待那时她就六十好几了可不可以我作菜根她作花长安瘦马:  好男儿不仅有站在山巅崖口仰天长啸的豪情,还有月影婆娑的细腻与温婉,比如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苏东坡,也曾牵肠在小轩窗,正梳妆的回忆里;比如醉里挑灯看剑的辛弃疾,也有最喜小儿无赖,低头卧剥莲蓬的柔情。

有情有义,方是大丈夫。   其实阅读一个诗人的诗歌,就是在阅读诗人的性情和思想,即便诗人有时刻意在诗歌中隐藏自己的情感或者生活状态,他的文字也会不自觉地暴露出一些蛛丝马迹。

真的假不了,假的,读者会一眼看出他的僵硬和虚伪。

诗歌,是不会骗人的。   马慧聪的这首小诗《花》,就重在一个情,也成在一个情,短短十几句,就表达出一个儿子对母亲的无限的爱,正应了那就老话鸦有反哺之义,羊知跪乳之恩。

诗歌是有技巧的,从《诗经》开始就有了赋、比、兴;诗歌又是无技巧的,内心日常的修为和认知,使诗人随手就能摘下一朵娇艳的诗歌之花。

  马慧聪的《花》通过根系与花朵主体的转换、联想,印证了人世间最为珍贵的大爱。 母子情深,本诗用舒缓的语言、纯真的情感、朴实的表达迅速抓住内心涌起的浪花,使普通变得崇高,使简单变得多彩。   马慧聪善于抓住寻常的事物,赋予他独有的象征,在喻体的内部挖掘他诗歌的核,这种表达往往迅捷地戳穿生活的层层阻隔,诗意的展现自己的情怀或者揭示世间诸相。

比如这首《与铁和解》:我的悲伤来源于繁华之下的/铁//铁穿过墓碑,铁穿过胡同/就像一把手枪/穿过了炕//这些年,因为铁/我走在了背井离乡的路上/仿佛一架铁飞机/在天上飞//我也一直在尝试着//能与铁和解。

等待铁长出花草/鱼虫就会来。   铁的冷酷与诗人的温情似乎矛盾重重,而马慧聪试图用执着的温情去感化冰冷,这便是诗人的心,一颗滚烫热烈的诗心!2019/5/19  诗人简介:大连点点,本名姜秀莎,教师,有作品发《诗刊》《星星》《鸭绿江》《诗潮》等刊物,有作品收入多个诗歌年选,著有个人诗集《点点感觉》。 另有安排一分钟后,我是井水你是河水又一分钟,水欲静而风不止再一分,我不得不往井外扔些记号如果谁找到我,请告诉那个外乡人如果事与愿违,可能是另有安排长安瘦马:  其实诗人写诗就是写一种心绪和情怀,而读者读诗,更多的时候是在读一种感觉。 自媒体时代,真是诗人的幸福时代,轻轻地一敲,诗歌作品就传播了出去,富丽堂皇的宫殿挤不进去,那就让诗歌在低矮的草房里熠熠生辉。

我们比杜甫幸福多了,他的诗歌几百年后才被更多的人熟知,而我们,瞬间就能够把我们的声音抛到天空。

  声音多了,难免让耳朵劳累。 打开手机,铺天盖地的诗歌迎面而来,诗人以及诗歌犹如过江之鲫,一闪而过。 我总是努力地从中辨识最喜欢、最美丽的音符,每当我从干涸的河道里发现金灿灿的诗歌时,那种欣喜和愉悦能让我快乐上好几天。

  我发现大连点点《另有安排》,我发现她这种井水不犯河水的安排开始是相连的,只不过中间刻意隔开了,可最后还是相连的。

通篇的隐喻很明朗,剪不断理还乱,个中的故事只有作者明了。 而作为诗歌,这种含蓄内敛的表达创造了一种情境、一种诗歌外在的美和诗歌刚硬的内在性格巧妙融合的情境。

  要说情境,咱国人自古是最擅长制造情境的,从绝句到小词再到小令,短短数语,便浓缩了古今万事、人生百味,工巧机敏、灵秀聪慧,即便写愁苦,也是有着诗情画意的美。

大连点点这首《另有安排》便是现代诗歌中的绝句或者小令,仅仅七句,可每一句都包含了巨大的信息量,向外散发着诗歌的魅力,是让你读完了怦然一动,念念不忘的佳作。

  若此,读诗真的就是读一种感觉,你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你就感动了,这便是诗歌独有的特色和能力。 我记得冯骥才的小说《神鞭》,最后把神辫变成了神枪,辫子没了,神还在,诗歌也是这样,无论如何现代诗歌都该是美的、都应该具有着内外构造的神韵,形式再变,神也应该留下,一如大连点点的这首《另有安排》。 2019/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