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屋里,我肆无忌惮钻进他怀里

出租屋里,我肆无忌惮钻进他怀里

  我突发兴致,在清晨时分,没有告诉孙绎,只身一人登上了学校附近的小山峰。

  上到山顶之后,我大叫一声,疲惫的睡倒在草地上。

看着太阳缓缓升起,那穿透天际的光芒,似指引信教徒的耶稣圣光。

我看着旭日痴痴的笑了起来,那一刻,我觉得登山看日出似乎是一个不错的运动。

  “就这样躺在草地上,可是会生病的…”一个好听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

  我突然意识到这山顶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人,于是猛的坐起身来。 寻着声音望去,便看见一位30多岁的大叔坐在树下,手执画笔,看着漫天红霞,在画架上不停的画着。

  他长长的头发随意的拢到脑后,衣服上染满了各色各样的颜料,整个人看起来凌乱又颓废。 只是,那一双眸子,格外的明亮。   我对他大喊道∶“大叔,是你在说话吗”  他却没有回答我,仍自顾自的画着,几只画笔轮番上阵,忙得要命。   我撇撇嘴,就当他默认了。 站起身,拍掉身上的杂草,举步向他走去。   走到他身边时,他仍旧在那儿专注的画着。 我低眸看着画架上的画册,看着他一笔一笔画出那东升的旭日。

我被他的画迷住了,不禁嘴角微扬。 我不得不承认,他是个神奇的人,那样平凡的风景,在他笔下变得与众不同。

  在日出消逝殆尽之际,他完成了画作。 他收起画笔,拿起画册,满意的笑了。

  看着他的笑容,我不禁也跟着笑了起来,我对着他竖起大拇指,说∶“大叔真棒。 ”  他回头看着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然后疑惑的说∶“你是谁”  我顿时满头黑线,生气的说∶“大叔,你刚刚还提醒我不要睡在草地上的。

”  他了然的看着我,说道∶“哦,你还没走啊”说完不理我,继续收拾他的工具。   我头上似乎飞过一只乌鸦,我暗自揣度,这大叔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我一直就站在他身边的。

算了,兴许是他太入迷了。   他停下手中的活计,把他刚完成的画作递到我手中,笑了笑说∶“相逢即是有缘,这幅画大叔送给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