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事:是谁,在向我们的孩子卖烟?

中国网事:是谁,在向我们的孩子卖烟?

  新华社北京5月31日电 题:是谁,在向我们的孩子卖烟?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中小学校门前不足百米即有无资质售烟店,学生下课后结伴买烟,一群女孩聚在一起吸烟、约架……记者日前随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走访发现,个别职业高中、中小学周边商户不仅没有售烟资质,还偷偷卖烟给尚一脸稚气的孩子。

  青少年吸烟问题一直广受关注。

然而,是谁在向我们的孩子卖烟?2019年世界无烟日前夕,记者对此展开调查。   十几个孩子结伴买烟,一群女孩吸烟时约架  “这烟多少钱一包?”“10块。

”“来一包。 ”5月22日午后14时,距离海淀区一所职业高中校门不足百米的便利店里,一名身着校服一脸稚气的男学生站在柜台前买烟,老板随即熟练地取烟、收钱、交货。

  记者看到,只有两排过道的狭小便利店里,不到10分钟的时间,就有六七名学生排队买烟。 其中,还有一名是女学生。   紧挨着海淀区一所中学围栏的报刊亭里,22日16时左右,放学铃声刚响,两名身着校服的学生急急忙忙结伴而来。 几句交谈后,老板马上拿出摆满20余种品牌香烟的小木盒。 学生用手一指,随后扫码付款,拿烟走人。 而老板则立刻将小木盒收起来,塞入一旁的书堆里。   “这些孩子往往只买一包烟,买完后大家就聚在一起抽。

”海淀检察院检察官荣济妍告诉记者,这样可以立刻把烟“散掉”,老师和家长都不会发现。 经过了周末在家的生活,周一成了学生买烟的高峰期。

“十几个孩子结伴买烟,一群女孩吸烟时约架,场面让我们非常震惊。 ”海淀检察院检察官李博彬说。   “很多商户非常警觉。

有的只在柜台上放两包烟,有孩子买烟就从柜台下面拿。

你要问他咋还卖烟呢?他就会说,我自己抽啊。 ”一位业内人士说。

  “《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规定,禁止在幼儿园、中小学校、少年宫及其周边100米内销售烟草制品。 ”海淀检察院检察官冷遥表示,走访发现,多所中小学周边不仅存在无烟酒售卖资质的商户,个别商户还无视法律规定向未成年人卖烟。

  北京市控制吸烟协会于2018年5月组织近200名志愿者对北京市1244所中小学进行的调查显示,有266所学校周边有售烟点,共计370家。

2019年售烟点总数下降到241个。

志愿者在抽取109家销售点并由未成年志愿者配合暗访买烟后发现,28个店没有拒绝未成年人买烟,占%。

  “第一口烟”意味着啥?  《2014中国青少年烟草调查报告》显示,初中生现在吸烟率为%,也就是每百名初中生中有6人是烟民。

在吸烟的初中生中,有三成已存在烟草依赖。   《北京市教委学校控烟问题调研控烟问卷数据分析报告》中,通过对2016年面向143所学校发放的万余份问卷统计分析显示,青少年首次吸烟年龄不断提前,初中阶段形成高峰。 孩子们的“第一口烟”究竟意味着什么?  ——对个人,“第一口烟”有啥危害?“‘第一口烟’吸入时间越早,越难戒断。 ”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所长马军表示,调研显示,我国烟民显低龄化态势,而低龄吸烟者成瘾风险高,约三成青少年在接受第一支烟后就会养成吸烟的习惯,女性青少年吸烟比例上升令人担忧。

  ——对国家,“第一口烟”意味着啥?北京市控烟协会副会长、首都医科大学教授崔小波表示,调研显示,由于尼古丁有致瘾性,青少年吸烟者存在成年后继续吸烟的可能,而烟草对健康造成的损害可能要10年、20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出现。

“目前,肺癌居我国恶性肿瘤发病率、死亡率‘双第一’。 吸烟不仅是导致肺癌的高危因素,也会诱发糖尿病、高血压、冠心病等多种慢病。

”  ——“第一口烟”还会衍生出啥?“梳理案件发现,一些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也会有涉烟因素。 比如一些孩子在买烟时偷烟。

”海淀检察院检察官杨新娥说。   检察官呼吁:设置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烟酒标识  “目前,我们已向相关监管部门发送检察建议。 ”海淀检察院检察官白晓晨表示,相关部门已开展联合执法,严肃查处问题商户。 对符合立案标准的商户予以立案,依法依规严肃整治。   《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第五条第二款规定:国家和社会加强吸烟危害健康的宣传教育,劝阻青少年吸烟,禁止中小学生吸烟。 “我们可以参考发达国家经验,明确规定顾客买烟时出示身份证件,通过查实年龄斩断未成年人购烟之路。 ”北京市劲松职业高中教师马宁等校园控烟工作者建议。   海淀检察院检察官吴宜远表示,梳理我国相关法律和多部地方性法规发现,法律明确规定烟酒售卖场所应设置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烟酒标识。

然而,检察官调查发现,多家经营场所未设置标识。   2018年,北京市控烟协会在调查是否按照《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规定设置标识时,发现销售点许可证过期、不展示销售许可证的商户几乎均未设置“不向未成年人售烟”标识,少数摊点将标识摆放在不显著位置。 有专家认为,北京的情况或许并非个案,我国其他地区不排除也有类似情形。

  “不要让今天的青少年成为明天的烟民。 为了孩子,我们呼吁,在所有销售烟酒场所显著位置设置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烟酒标识。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潘度文表示,作为海淀检察院在公益诉讼领域的有益尝试,目前检察建议已发挥有效作用。

“真诚希望更多社会力量能够加入,共同为下一代营造健康、良好、积极的成长环境。

”(采写记者:林苗苗 熊琳 侠克 赵琬微视频记者:侠克 陈旭)+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