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就像《银河补习班》里的阎主任,直到他在大山外语喜报上看见了我的名字

我爸就像《银河补习班》里的阎主任,直到他在大山外语喜报上看见了我的名字

刚注册了知乎账号,因为以后想在这里记录一下自己的生活和感受,马上要上初中了,住校、离家,迎接新的学习生活,我觉得好像新生~我爸不喜欢我,从上学开始。

我不爱学习,爱玩。 我每天去上学,可很多东西我听不懂。

尤其是英语,课文我从来不敢读出声,怕被同学笑话。 一到考试,我英语从来不及格。 我爸开蛋糕店,每天很忙,却很配合老师的工作,每次家长会他都会到场,和老师说话时,我爸180的个子微微弯腰,老师说啥他都忙不迭点头,好像考砸了的人是他。 每当那时我心里就难受。

每次家长会后,爸爸开车带我回家,他能熊我一路:天天累死累活供你上学,能给我长一次脸行不行,一次都没有!车里总是带着奶油蛋糕的甜香气,我觉得要窒息。 英语还是得报大山四年级升五年级的暑假,我妈给我报了大山外语,回家后我爸还吵了她:大山外语那么贵,小区北门不是有便宜的吗我妈说:我听乐乐(我小名)同学家长说,英语还是得报大山,老师讲的好。 我爸冷笑了一声:他要是争气点,不报班也能学好。

烂泥扶不上墙,浪费钱。 我默不作声的进了房间,看着桌子上那些刚领回来的教材发呆。 单词不会背、句子不会读、英语太难了。

第一次去大山外语上课,班里有四五个都是我们班同学,课文朗读后,郭老师拿出两个头饰,点同学情景对话,我把头埋在书里,心想,可别叫我,我可啥都不会。

郭老师直接点了我,我硬着头皮上去,说的磕磕巴巴,她一句一句带着我说,试了几次,我才勉强完成。

回座位前,郭老师对班里同学说:李**学习态度很端正,老师相信他会进步很快的。 第一次有人夸我。 老师说,英语并不难放学后,郭老师给我补习了上课所讲的内容,她说其实英语并不难,只要能勇敢张口说,英语就会越来越好。 她和我约定用妈妈的手机,每天读一句英语发音频给她。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并按照郭老师布置的每天早晚发口语音频给她,说得不好的地方郭老师会直接纠正我,说得好的地方会多次夸奖我,我有点小兴奋,收到的表扬越来越多。 慢慢地,我在学校也开始张口了,甚至英语课上我也开始举手了,英语成绩也逐渐好起来。 在郭老师的提示下,我给老师发的口语练习从一句话慢慢变成背诵课文,用自己的话说几句,甚至是新概念上的课文,学习的成绩感越来越好,我也开始在语文,数学上发力,学会上课认真听老师讲课,下课认真完成作业,升上6年级时,我已经从班里最后几名变成了中等生。 英语要张口说才行6年级第一次家长会上,我爸新店开业没顾上来,我特别失落,多希望老师能在他面前夸我两句,他的腰杆也能直起来啊。 英语多说,语文多看书,数学多在生活中观察数学问题,大山外语郭老师说什么,我信什么,因为我确实尝到了学习的甜头。

6年级学习特别紧张,我妈一直希望我也能上个重点中学,别只是等着划片,我觉得我基础太差,希望不大,能在划片的学校不垫底就行了。 我在爸爸面前一句话也不敢说,总觉得我给他丢了太多的人。 小升初前,民办学校录取居然变成摇号+面试,郭老师经常让我们通过大山外语面谈模拟练习。

我抱着试试的态度也报了我们附近的郑州**中学,觉得或许可以摇号摇上。

学校录取600人,报名的2000多人。 摇号结果出来后,我怀着侥幸的心理把摇号名单从第1个看到第240个,没有。 。 。

面谈前一天我和大山外语郭老师发信息说:我觉得我没戏。

郭老师秒回:不试试怎么知道明天你像每天给我发口语音频那样发挥就可以了。 小升初人机面谈超常发挥第二天,面谈时我抽到了第一场特别紧张,英语是小视频,看完之后,根据短文选择与短文意思一样的选项,共有五六题。 视频内容并不难,在大山外语小升初面谈上模拟上也有类似的题目,我感觉完全听得懂,我自觉应该是全部做对了。

考试后,等待结果的时候,我爸爸从店里回来,问我考的怎么样,我支支吾吾地说:觉得还可以。 我爸有点生气说:你报学校时我就说,别报那么好的,报个二类的能考上就不错了。

你倒好,报了俩一类,唉。 我妈吵他:你天天就不能相信孩子一回吗他回来就跟我说考的不错,大山外语郭老师也说他进步挺大的。

等待结果的那几天超级难受,7月10日那天,我几乎一直盯着我妈的手机,每一条广告垃圾短信我都看了很多遍,下午四点多,终于收到了一条信息:李**同学,你的面试成绩**,被*********学校正式录取,请于7月12日*****。

天啊,我居然真的考上了。

我第一个把短信截图给了大山外语郭老师,我妈激动地要号召全家人去搓一顿。 我爸爸第一次像看着大人一样看着我:考哩不赖,沾了今年面试的光了。 我当时最想感谢的就是坚持两年让我发口语音频的郭老师,没有她,没有大山外语,我还是个垫底的。 7月19日,大山外语公众号上发了《小升初喜报!输送1544名校学子,大山外语21岁成升学赢家!》我爸找到了我的名字,截图,圈圈儿,发到家庭群,还发了个朋友圈儿,我看了我爸的朋友圈,偷偷的笑了。 第一次,我成了我爸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