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这边好(闪系列)

风景这边好(闪系列)

  最后一博(闪系列)  大刘叫了辆人力车。 人力车的师傅很健谈,让大刘错愕的是,提到其儿子,师傅骤然冷脸,咬牙切齿:这东西是畜生,染上赌,班不上,媳妇领着娃走了。 如今在家里啃老。

他不死,我老夫妻就没好日子过!那有这样在外人面前毒咒自己儿子的?真是奇葩一个!那年,大刘的儿子十岁。

成人后,比人力车师傅的儿子坏十倍。

  这天,大刘的心里甜甜的,脸上却挂着泪,去有关部门声嘶力竭的索要赔偿金。

大刘的儿子与人干架毙命。

  打畜生(闪系列)  公婆己去,四十五、六岁的公公正值壮年。 公公很勤快,大小事都抢着做。

儿媳感到不适的是,偌大的家就她和公公二人。 漫漫长夜,儿媳尤其思念在外打工的丈夫。

近来,公公的眼神愈发嚣张,时不时在儿媳健硕的身上滴溜溜地转。

这天公公酒高了,居然将手放在儿媳呼之欲出的胸胸上。

儿媳打了个冷丁、摆脱。   这如何是好呢?说不得、告诉人不得。 儿媳不仅有靓俏的身段,其心田也灵巧。   儿媳将门闭上,家中的小狗,叫唤。

公公赶紧敲门,问其缘故。 儿媳说:我在打畜生呢。 !说罢对着狗一脚,狗叫声凄切。

公公愣住了。   窝囊(闪系列)  工地上的人都这样,用蚊帐做遮羞布,夫妻在做该做的事。

年轻人嘛!这是一道难得的风景。

床挨床的几个光棍汉,电视不看,屏声静气聆听这令人充满遐想的动静。   入夜,小张麻溜的解脱衣裤,向云雨处冲刺。 却突然没动静了。

小张的肚子被妻掐得生痛,妻指指帐外。

小张只好忍着。   这天,因放假,工棚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

小张却蓦地感到别扭。

那东西不爭气。

试了十几回都那样。   去医院。

妻见小张出来了,急切地问:医生怎么说的?小张笑得比哭难看:医生说我性功能紊乱。 后一句掷地有声,从牙缝里蹦出来的:  怪我窝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