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很想你,真的没有

我没有很想你,真的没有

我没有很想你,真的没有,我只是在走路到某个路口的时候才会想你,我只是在看碟到一半的时候才会想你,我只是在听歌到一半的时候才会想你。 我真的没有很想你,我只是在我不想想你的时候才会想起你。

这样真好,我没有很想你,我没有想你到发疯,我只是想你到眼睛潮湿。   我去睡觉了,但是我睡不着,在床上我看着无聊的杂志,翻书的时候我想起了你,我睡不着了。

我摇头要赶走你的影子,可它印在了杂志上,所以我把杂志扔掉了。 我关上灯,你的样子在黑暗里明晰,所以我把灯打开了。

我关掉电脑,在那里存着我们说过的不多不少的话,可是那些话挤到了我的脑子里,所以我把电脑又打开了。   我没有很想你,只是在睡不着的时候想你,只是我不知道是睡不着想你还是因为想你而睡不着。

  我不要很想你。

开始之前忘却之后,情动是否真的长不过一天,眉一皱,头一点。

是预言还是选择,我的逻辑没有那么数字化,介入你的视线,不介入你的选择,而预言,它们说最好的版本是安徒生童话,从此王子和公主过着幸福的生活。

在海远处,水那么蓝,像最美丽的矢车菊花瓣,那么清,像最明亮的水晶碎片,却那么深,深得任何锚链都达不到心。 为心爱的人割下我的舌头和双腿,在他的幸福里我化成海面的微笑泡沫。

深夜里我只听到美人鱼在海底无声的叹息。

    我没有很想你,即使很想你,也不是我想你的程度,在时间面前我们什么都不能留下。 时间这样用来浪费!我不心疼,不想你的时候它们变成空白。

想你的时候我快乐,不想你的时候我寂寞。

快乐不会多一点,回忆在机械的重复,寂寞总会浓一些,不想你的时间只好越来越少。

  我没有很想你,我只是在我高兴的时候想起你,在我不高兴的时候想起你。 给我回忆的人不会被回忆欺骗,回忆里的人才会被它欺骗。 情人心里的天平,砝码细微如发丝,你笑了,我的天晴了,你沉默了,我的心灰了。 我捕捉你的任何眼神,判断你是否还如以前一般热情,我保存着你的所有短信,衡量你是否还如以前一般眷恋,亲爱的,我在做这些无聊而有趣的事情,穿着空荡的睡衣光脚在屋子里一一细数,然后等着终于有一天答案告诉我可以停止这些那些。 你的所有变化我都明了,我在你面前显得冷漠而无所谓,那是软体动物单薄脆弱的壳。   我没有很想你,我想你,但只是想你而不打扰你!  水的形状是碗决定的,我的心思是你决定的。

我骗不了自己,我还是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