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一夜放纵想不到在床上和我缠绵的是我的上司

酒吧一夜放纵想不到在床上和我缠绵的是我的上司

酒吧一夜放纵想不到在床上和我缠绵的是我的上司在酒吧和上司放纵到床上的导读:我们接吻,一起洗澡,。

我在林的怀抱中睡去。

可能因为有过一次这样的经历,感觉已经不再陌生。

但是我们谁都没有提起我们曾经在酒吧遇见过……。 。

。

。 。

。 。 。 。 。 。

。 。

。

。

。 。   那一年春夏交接的季节,我处在初恋失败的痛苦中。 郑州多雨,一天到晚天气阴霾,我的自信在那个男人弃我而去之时荡然无存。   我一次一次地等在那个男人公寓的楼下,我尾随他到他家门口,我在他的公寓里宽衣解带。   但是一切都无济于事,我在他眼睛里看到厌弃的神色,我知道我的所有挽留都变成一种姿势。   自从那男人厌弃了我,我就变成了一个世故女子。

我不再轻易地动感情,不再相信爱情。

  我换了工作,在一家药业公司做销售。

因为业绩突出,很快地被提拔为销售总监。   我为自己买了房,买了车。 比起曾经为那男人死守在出租屋里的日子,我的确风光了许多。

  但我自己知道,我的心变成了一个空洞,纵使赚再多的钱,也无法填满。

  就在我努力调节自己的时候,我接到了那个男人的电话。

我固执地把他称为那个男人而不提他的名字,是因为我觉得他是我的耻辱。   安妮宝贝说过的那句:“所谓伤口,不过是别人给予的耻辱,自己坚持的幻觉。

”  我痛恨自己曾经那么低格地挽留过他,我至今无法忘记他的眼神。 而那眼神成为我心头的利刺,每每想起,便如坐针毡。   是他想回头了,可是爱情若是有回头路可以走,人这种贱骨头怎么会知道这世界上“珍惜”两个字怎么写  我有爱情洁癖,无法接受一个人从一个人的怀抱很快地辗转到另一个人的怀抱再辗转回来。 我已经不再爱他了。   可是,我抵挡不住他的纠缠。

他像我纠缠他一样,总是等在我住的公寓外面,总是不停地打电话和发短信给我,总是想让我身边所有的人知道,他仍是我的男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