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某某 鲜妻撩人:寒少放肆爱!

君某某 鲜妻撩人:寒少放肆爱!

这是……“柠檬水!”听见泽光这话,安魅脸色顿时一变。

居然是柠檬水,天杀的,W对柠檬过敏啊!并且是那种能要了他命的过敏。 叶幽幽刚才听见W的声音,原本并不准备回头的,但是突然听见身后传来泽光和安魅的惊呼声,她和顾瑾寒都下意识的停下脚步回头看去。

只见W一只手撑着桌子,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喉咙,似乎是想说话但是发不出声音,手背上青筋毕现,身体更是颤抖得不行,如同突发什么疾病一样。 叶幽幽顿时皱了眉头,然后就听见泽光说什么柠檬水。 叶幽幽这才恍然想起,W这家伙对柠檬过敏啊,平时半点和柠檬有关的东西都不会碰,就连带有一丁点柠檬气味的东西也不会出现在他百米范围内。 叶幽幽还记得,以前似乎听安魅提起过,W曾经有一次闻到了柠檬香,不过小半个小时就浑身抽搐、陷入了休克,当真是命悬一线。

泽光来不及多想,见W已经有些呼吸困难的感觉了,连忙将他扶了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道:“给温雯雯打电话,快!”现在回别墅已经来不急了,只有先去最近的医院,先让W稳定下来再说。 顾瑾寒还是第一次见到泽光和安魅匆匆忙忙的样子,不禁有些惊讶。

他看了一眼被泽光扶着走出餐厅的W,眯了眯眼睛,问身边的叶幽幽,“温颢尘这是怎么了?”叶幽幽看向顾瑾寒,眉宇间闪过一丝担忧,“他对柠檬过敏,而且很严重。 ”叶幽幽说着,看了一眼桌上的水杯。

这家餐厅,除非客人另外点了其他的酒水或者饮料,否者送上桌子的都是柠檬水,刚才他们吃饭的时候喝的也是柠檬水。 W应该是没想到这一点,刚才喝下去也没太注意,所以……叶幽幽这么想着,眉头不觉得又皱了皱,看W刚才那样子,似乎有点严重。 而顾瑾寒,在听见叶幽幽刚才那句话后,微微怔了怔。 对柠檬过敏吗?“顾瑾寒?”叶幽幽见顾瑾寒不说话,于是太抬头看向他,没想到他居然在发呆。

“在想什么?”叶幽幽问道。

“没什么。 ”顾瑾寒揉了揉叶幽幽的头,牵着他走出了餐厅。 然而,一出餐厅,就看见了比他们先一步走出餐厅的泽光三人。

“蠢货!”泽光看着面前的司机王强,气得牙痒痒。

好端端的,车轮胎怎么会被人给扎破?!“光哥,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王强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看见泽光那几乎是要杀人的眼神,要不是这里是大街上,他真想跪下来求饶命。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将车子停在路边去上了个洗手间,可是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四个车轮胎被人给扎破了,他正准备打电话让人再调一辆车来,然后就看见泽光扶着W走了出来。

一看W这样子,不是受伤了就是犯病了,王强顿时如临大敌。

安魅也急得满头是汗,腾出另一只手想要打个出租车,奈何这个地段出租车这么少,好半晌都没看见有出租车来。

“唔……咳咳!”W突然猛地咳了两声。 泽光一个激灵,低头一看,他捂着嘴的手满是猩红的血丝。 “W,再坚持一下!”说完,泽光抬头看了一眼旁边,目光锁定在他们旁边的一辆白色保姆车上。 安魅马上明白他的意思,将W交给泽光,自己一个箭步冲上去,拉开了驾驶室的门。

司机正在车里抽烟打电话,门突然被人打开,出现一个满脸戾气的女人,吓得他一哆嗦电话都掉在了地上,“你……干什么?”安魅二话不说,冲上去一掌砍在司机的脖子上,将人打晕。 “上车!”将司机推到副驾驶的位置,安魅大声冲泽光和王强喊。 叶幽幽和顾瑾寒走出餐厅的时候,正好看见安魅打晕司机和泽光一起扶着W上车。

“这……”叶幽幽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以及那辆四个轮胎的都被扎破了的宾利,抽了抽嘴角。 “我们刚才,是目睹了一起抢车事件吗?”叶幽幽看向顾瑾寒。 顾瑾寒勾了勾唇角,眸光深远的盯着W他们离开的方向。 “不对。

”叶幽幽突然想起什么,凝眉看向了顾瑾寒,“W的车子,怎么会被人扎破车轮胎呢?”而且还这么狠,一下子把四个车轮胎都扎破了。 顾瑾寒收回视线,牵着叶幽幽的手一边往他们自己的车上走一边淡淡的开口:“我找人扎破的。 ”叶幽幽:“!!!”还真是诚实!叶幽幽原本只是略微有点怀疑,谁知道顾瑾寒居然这么诚实的就说了出来。 想起刚才吃饭的时候,顾瑾寒发了个消息。

怪不得他这么淡定,原来是让人把W车子轮胎都给扎破了。 这做法……叶幽幽好笑,盯着顾瑾寒,嘴角含笑笑意,“顾大总裁也会做这么幼稚的事情。 ””幼稚吗?”顾瑾寒看了她一眼,想起刚才W说的那些话,心里不禁有些沉闷。 叶幽幽没说话,摇了摇头。 上了车,叶幽幽脸上的笑意也渐渐的敛了下去,眉宇间带上了几分复杂的情绪。

见叶幽幽不说话,顾瑾寒盯着他了半晌,突然捏住了她的下巴,剑眉微挑,“你在担心温颢尘?!”叶幽幽盯着顾瑾寒的眼神,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也不是,就是……”顾瑾寒声音沉沉,“就是什么?”叶幽幽抿了抿唇,“看W刚才那样子,估计情况不容乐观。 ”顾瑾寒轻哼了一声,“他身边不是有个很厉害的医生吗?”“据我所知,他的过敏还挺严重的,温雯雯好像也没什么办法。 ”顾瑾寒盯着叶幽幽,没说话了。

他放开了叶幽幽的下巴,握住她纤细白。

皙的手,两人食指紧扣。

叶幽幽看向顾瑾寒,正准备说什么,就听见顾瑾寒叫自己。 “小兔子。

”顾瑾寒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

“嗯。 ”叶幽幽往他身边靠了靠。

顾瑾寒张了张嘴,半晌,终于说出了一句话。 “妈也对柠檬过敏。 ”叶幽幽:“……”妈也对柠檬过敏?那,W的过敏,应该是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