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侯,第1056章 出牌,乡村小说网

逍遥侯,第1056章 出牌,乡村小说网

李中易回师平卢之后,一直不肯回京城交出兵权,去做所谓的富家翁。 透过现象看本质,范质不仅不傻,反而聪明绝顶,他料定李中易迟早必反。 所以,以范质为首的政事堂,也早早的作出了军事部署,派符昭信率领五万精锐禁军驻守于博州。 博州,西面靠着大名府,南面依着恽州,乃是平卢西进开封的咽喉要地,其军事价值不可估量。

因博州不仅地处抵御契丹人的前线,又卡住了连接黄河及大运河的漕运节点,同时,还有从侧翼掩护大名府的军事协防作用,自古以来,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 从后梁开始,一直到本朝,整座博州城池不断被加高加厚,就连护城河都宽达三丈,已经达到了不亚于北京大名府的程度。 大名府,那是符太后的娘家,符家父子在那里经营了多年,可谓是兵强马壮,树大根深。

范质的眼光还是很准的,只要符昭信集结重兵,牢牢的掐住博州的咽喉,哪怕李中易想绕道进攻开封城,也必须担忧老巢的空虚,以及粮道被截断的致命伤。

打仗,打的是钱粮的道理,范质虽然在军事理论上说不太清楚,但是,其中的厉害关系,他是非常清楚的。 为了防备李中易的进攻,范质安排转运司衙门和三司使衙门,往博州源源不断的输送了一百多万石粮食。

符昭信到任后,严格执行政事堂关于坚壁清野的决策,不仅大肆收集柴禾,更把民间的存粮,几乎一扫而空。

别人也许不知道李中易的厉害,符昭信那可是整个朝廷里比赵匡胤,更了解李家军强悍战力的大将。

博州城内广挖水井,修缮护城河,拥重兵五万多,还有临时征召的三万乡勇。

城中囤积的粮草,足够全城军民敞开肚皮吃一年的嚼裹,而且柴禾也堆积如山,符昭信可谓是做足了防御的准备工作。

俗话说的好,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博州(聊城)和大名府(大名县),相距不过两百余里地而已,博州一旦被攻,魏王符彦卿不可能坐视亲儿子倒霉,必定会派大军去增援。 大名府魏家的兵马,虽然战斗力不如朝廷禁军,毕竟也是朝廷的经制军,帮着符昭信守城的能力,还是绰绰有余的。

当然了,符太后对范质的绝对信任,变成了相对信任。

范质为了坐稳首相的宝座,丝毫也没有手软,狠狠的反将了符太后一军。

李中易是头不容置疑的下山猛虎,如狼一般盘踞于大名府的符家将,却是符太后有资格垂帘的真正根基。

范质用的是驱虎吞狼之计。

等符家将的狼群,和李家军这支常胜的虎军,在博州城下拼个你死我活,双方都精疲力竭的时候,就该轮到朝廷禁军出面收拾残局了。 符昭信被早早的被派去驻守博州,这便是范质不露声色,悄然出手的一招妙棋。 无论派谁去守博州,符太后都不可能放心,唯独符昭信亲自出马,她才可能睡个安稳觉。 要不怎么说,就怕流氓有文化呢?范质把符太后的心思,拿捏得异常之精准,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把符家人给坑了。

符家军的实力大损,符太后必定会更加需要政事堂的支持,这正是范质想要的结果。

符太后让范质给顺理成章的卖了,她却一直被蒙在鼓里,还觉得范相公鼎力支持她和小皇帝以及整个符家。 类似范质这种读烂了经史子集,却又满肚子坏水的文臣领袖,在历史上比比皆是,根本不足为奇!范质和杨炯商量了很久,这才整理了衣冠,迈着四方步,从容自若的进了宫。

符太后正等得心急火燎的时候,听说范质终于来了,连声吩咐身边的宫女和太监:“快,快请范相公进来。 ”尽管,传话的太监掩饰的很好,但范质依然从中看出了符太后的焦急。 他不由晒然一笑,牝鸡司晨,终是力有不逮啊!范质不慌不忙的迈着四方步,缓步踱进了崇政殿,自从先帝驾崩后,此地就成了符太后母子召见首相的专用宫殿。

眼前这座既熟悉又陌生的宫殿,见证了范质从政坛的边缘人士,变成政事堂之首的整个过程。

“相公请坐。

”范质的待遇一如既往的崇高,符太后不仅起身主动走下凤座,而且行了半福礼。 范质长揖到地,客客气气的说:“太后娘娘的面前,那有某家的座位?”“相公不必拘礼,快请上座。 ”符太后连请了三次,范质这才稳稳当当的侧身坐到锦凳上。 上过茶后,符太后等范质连饮了三口热茶,这才缓缓开口:“相公,前方军情紧急,不知政事堂可有帅臣的合适人选?”范质心说,图穷匕现的时候,终于还是降临了。

曾几何时,范质和符太后之间几乎是无话不可说,符太后也是言必听计必从。 然而,世事实在是难料,范质已经记不清了,啥时候和符太后有了隔阂?“禀太后娘娘,臣以为,韩通可为帅臣。

”范质原本想推荐赵匡胤为帅,既然李谷私下里见了符太后,他索性以退为进,先将韩通推出来,看看符太后的反应,再作打算。

杨炯没经历过大事,有些糊涂也不足为奇,不过,杨炯对于人心的算计,依然远超一般重臣的水准。

范质独自秉政的这两年多,和符太后打过无数次交道,已经算得上是非常了解符太后的脾气和秉性。

客观的说,符太后依然十分信任范质。

但是,符太后也是朝堂上异论相搅的忠实信徒,所以,这种信任已经不再是小皇帝刚登基之时的绝对信任,对范质独掌大政的顾虑,可谓是与日俱增。

主动迎合符太后的担忧,把韩通先推出来,这是杨炯给范质提出来的合理化建议。

在武将之中,除了韩通之外,就是赵匡胤的地位最高,至于张永德嘛,因为他是皇室附马的尴尬身份,反而不可能出现在候选人的名单之中。

至于李琼那个老不死的,上次居然败给了南边唐国的林虎子,更重要的是,谁不知道李琼和李中易逆贼走得最近呢,没宰了他都算是朝廷仁慈了。 “相公,韩通武勇非常,资历也足够,可问题是,他斗得过……李贼么?”范质主动提出符合心意的帅臣人选,反而令符太后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在符太后看来,范质一直和韩通那个莽夫走得不远不近,怎么会突然主动荐举韩通为帅臣呢?由于范质没按照常理出牌,彻底打乱了符太后的思绪,一时间,殿内的气氛陡然为之一紧!(https:)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 :(逍遥侯http:///2/2384/)移动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