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消费日本皇太子妃的祸首是谁日本皇室太子妃雅子

娱乐消费日本皇太子妃的祸首是谁日本皇室太子妃雅子

  2014年7月29日,日本皇太子一家三口前往三重县,以非公务形式参拜了伊势神宫。

距离雅子妃上次参拜,已经过去了整整20年,对于小公主爱子来说,也是首次参拜。   但遗憾的是,日本国民对于雅子妃时隔20年的“壮举”,似乎并不领情,甚至有批评称,雅子能带爱子去一些世俗的娱乐场所消遣,却不知道对日本人的历史和传统致以敬意,她忘了日本皇室正是神道在人间的最高代表吗?  回顾20年前,刚从外务省嫁入日本皇室的雅子,美丽自信,人人都期待她能成为日本的戴安娜。 然而事与愿违,她连第一份传统的工作都没能做好——无法为日本皇室传宗接代。 好容易生下个女儿爱子,却还存在试管婴儿的嫌疑。

10年后,雅子积怨成疾,患上了“适应性障碍症”,没有成为日本皇室的明星,反沦为菊花王朝的囚徒。   在患病的10年间,雅子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先是有皇太子罕见发声,称皇室里有人否定了雅子的人格,后又有“女性天皇论”,接下来是爱子小公主的习惯性旷课,让这对母子始终处在风口浪尖上。

2006年,二皇子文仁的妃子纪子诞下了一名男婴,皇室终于有人继承大统了。

但日本国民似乎早已经习惯将雅子与爱子母女当成娱乐人物消费了,对她们的关注和指责有增无减,甚至还出现了雅子母女的“专业黑”。

为什么“黑”雅子母女会成为日本的社会风潮呢?  日本皇室记者神田秀一分析认为,“造成雅子母女被娱乐消费的根本原因,是宫内厅做事爱搞内部处理,在国民都关心的问题上透明度太低,以至于让谎言跑在了真相前面,也让国民对雅子妃产生了反感情绪。   本来,在雅子身边工作的人,应该是雅子最大的理解者和支持者,同时也是外界对雅子攻击的缓冲剂。

但遗憾的是,东宫似乎没有这样的人才。

目前,东宫里负责照顾雅子起居,协助她进行公务的女官共有四名。 虽然这四名女官的编制属于国家公务员,但她们并非是在公务员考试合格后被恰巧分配到东宫的,而是学习院大学的女子同窗会——“常磐会”的推荐与安排。   提到“常磐会”,就会有人立即想到当今日本皇后美智子。

是的,作为第一位入宫的平民女子,美智子在做太子妃时,没少受女官长牧野纯子的欺凌。 而牧野女官长,就是“常磐会”安排在美智子身边的监视人。

有着皇族与华族人脉的“常磐会”,对于民间女子入宫是根深蒂固的排斥。   雅子的处境虽不至于如美智子当年那般无助,但与身边女官间,依旧有着深深地鸿沟,这也就造成了雅子始终感觉自己是活在他人监视下的心境,为此郁郁寡欢。

  除“常磐会”选拔的女官外,东宫侍从和皇宫警察也是距离雅子最近的人。

然而此前东宫五侍从的相继辞职,令雅子待人刻薄,不好伺候的传闻不胫而走。

负责夜晚在房门外站岗,掌握雅子起居习惯的皇宫警察护卫二课,更是习惯性“失言”,雅子白天不起床,晚上不睡觉,还经常让爱子陪她熬夜的报道,就出自这些人之口。 原来,只有平时给你裁衣理发的人,才是最有机会把剪刀抵在你喉咙的人。   精神科医生和田秀树也说:“一般来讲,适应障碍,是指不能很好地融入所处的环境。

如果是普通人,可以转校、辞职、搬家,进入一个新环境生活。 但雅子妃没有这样的选择项,所以病情起起伏伏,常年得不到康复。

”  宫苑深深,帘幕无数,满目皆是雨横风狂的雅子,还要在这萧瑟寒烟里消磨几个春秋?。